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第二一六章 奉陛下圣谕,命宝寿道人接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祖师?”

    宝寿道长满面愕然。

    小熊仔还没认出来,听得宝寿道长开口,顿时目瞪口呆。

    国师依然伤重,勉强未死,也只能感应到有个人从天而降,似乎比自己如今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

    宝寿道长连忙上前,将浑身焦黑的初代祖师扶住。

    “老四呢?”

    初代祖师问了一声,又看向了国师。

    国师断去一腿一臂,几乎濒死,也就此刻勉强保住性命。

    他老人家知晓,本门第四代观主,阳神融合大道,已经算是仙家元神,目前是缺乏仙身,而凝成道果,眼前这重伤之人不会是第四代观主。

    但是老五和老六,去助老四一臂之力,而今不见老四归来,难不成是因为数十万修罗异族,攻入了仙神坟冢的最深处,打断了老四融合仙身?

    正当这样想着时,便又听得宝寿道长出声说道:“祖师放心,师父他老人家安然无恙,目前另有造化,过些时候再回山门。”

    “另有造化?”

    初代祖师怔了一下,然后焦黑的面容上,浮现出异样的神情,说道:“原来如此。”

    能够让一尊真仙动心的造化,在这仙神坟冢之中,也只有东玄帝君的真仙传承了!

    当年他老人家运送神皇尸身进入仙神坟冢,便去埋葬了东玄帝君的深层虚空之中,见到了真仙陨落之后的残念意识。

    在一番交谈之下,他老人家告知了东玄帝君,关于初代神皇建造神庭,以及陨落之后道果未灭,而一分为九,游离于天地之间,诸如这般事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最后东玄帝君并未让他老人家进入那虚幻殿宇之中去翻阅诸般典籍,这就很不讲信用。

    时隔将近九千年,他老人家依然还是耿耿于怀,但到了今日,听闻白虹观第四代观主将接受传承,便也长出一口气,大度地放下了心中的芥蒂。

    “既然如此,便先回中元境。”初代祖师这样说来,此时他浑身焦黑,气息已经极为虚弱,体内仍有极为强烈霸道的气息在肆虐冲撞,让他伤势不断加重。

    “好。”宝寿道长传讯于焦鹤,然后搀扶着祖师,神色极为难看,沉声道:“这是幽冥镇狱神干的?”

    “是被他逼的,但不是他干的。”初代祖师喘息道:“老夫与他讲道理,他又蛮不讲理,便也只好让天气变得不好……”

    “……”宝寿道长看了看天穹,古墟的天色向来是灰暗低沉,但今日显得格外晴朗。

    “天气不好,他的幽冥大狱,被摧毁了大半。”初代祖师语气稍低,声音略显虚浮,呼吸也微弱,说道:“原本他已经妥协了,准备与老夫合作,未想到了最后一步,他便又不答应了!见他这样蛮不讲理,老夫也就只好拼了这半条老命,最后才算逃了出来,不过那幽冥镇狱神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正忙着修补幽冥大狱,目前没空理会咱们了。”

    “老祖跟他谈的啥?”小熊仔不禁问了一声。

    “没有啊,就只是让他拜师。”初代祖师颇感无奈,说道:“盟友一向信不过,老夫就想让他拜入老五的门下,当你的师弟……”

    “什么?让他拜贫道为师?”

    宝寿道长不由怔了一下。

    国师更是茫然,以为伤势太重,导致幻听。

    小熊仔摸了摸头顶上的独角,忽然问道:“这师弟有钱吗?”

    初代祖师想了想,说道:“原本应该挺有钱的,但是现在幽冥大狱被毁了,他修补还来不及,估摸着已经穷困潦倒了。”

    小熊仔闻言,连忙摆手,说道:“这师弟可不能要,回头来找我借钱咋办?”

    宝寿道长满面复杂,尽管他一向自负,但也觉得初代祖师这般要求,难怪幽冥镇狱神打死都不妥协!

    这尊幽冥镇狱神,乃是万余年前就得以身合大道的真仙,存活于世更是不知多少万年,让他来拜自己这年仅二十的后辈为师?

    这不是侮辱这尊古老仙神嘛?

    “后来见他不答应,老夫便想着亲自收他为徒……”正在这般想着的时候,又听初代祖师继续说来。

    “那他岂不是要当弟子的太师祖?”宝寿道长不由恼怒道。

    “……”国师在旁听得,神色复杂,幽冥镇狱神好歹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东元境大道真仙,你一个二十岁的道士,论岁月辈分来说,喊一声太师祖也不算过分。

    “幽冥镇狱神依然蛮不讲理,当老夫的徒弟都不答应。”初代祖师颇为无奈,说道:“他答应了要与老夫合作,却又不愿意答应老夫的条件,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根本毫无合作之诚意,便也只好与他来一场鱼死网破了!”

    “祖师说得是,就算他答应了祖师,要当贫道的弟子,贫道都不一定能答应!”宝寿道长当下说道:“给他白虹观第二代的祖师辈分,他反而不要了……这简直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不提此事了,倒是还有件事情,颇为重要。”

    初代祖师摆了摆手,说道:“先离开东元境,这里是幽冥镇狱神的地方,等他缓过手来,在东元境所发生的一切,以及这一番谈话,他都能知晓!”

    宝寿道长神色凝重,点了点头,才扶起初代祖师,又伸手一摄,扯上了大夏国师,升空而起。

    未过多久,便见一艘战船迎来,正是从天魔谷中,受召而来的焦鹤与工具甲。

    在看见战船的那一刻,宝寿道长沉默了下来,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熊仔也沉默了下来,过得半晌,才道:“老爷,祖师好像是驾驭战船来的?”

    宝寿道长语气复杂,涩声道:“贫道知晓了。”

    待得战船停下,焦鹤连忙下来帮忙,将国师与初代祖师,都搬上了战船,送入了船舱。

    工具甲拉着小熊仔,咕哝着道:“大哥,咱们祖师驾驭来的那艘战船呢?难道祖师的战船被人劫走了?不是说古墟的生灵都很淳朴吗?”

    小熊仔想了想,闷声道:“古墟的幽冥镇狱神很友好,请祖师去做客,还送祖师出来,跟咱们会合,让咱们捎带祖师回家。”

    工具甲听得一脸茫然,但也不大理会这事,只是很颓丧地说道:“天魔谷被修罗异族踏平,无极魔宗的长老弟子死的死,逃的逃,那些逃命的还卷走了财宝,所以那里已经空了,只拿到了老爷交代的什么传承法卷。”

    小熊仔闻言,心情更不好了,垂头丧气地道:“大哥我的生意也赔了,花了那么多丹药、伤药、还有我的尿……好不容易把国师救活了,老爷大手一挥,居然免了他的债务。”

    就在两头小妖怪都对如今生意行情现状感到悲观的时候,宝寿道长已经入了船舱之中。

    他发现初代祖师的气息更虚弱了。

    要是再这么恶化下去,他都在怀疑初代祖师会不会直接一命呜呼。

    “老祖,你确定没有问题?”宝寿道长皱眉道。

    “死不了,但是……”初代祖师无奈道:“若不能寻到大周太祖的踪迹,老夫的修为会尽数流逝,直至成为一介凡人,而且难以恢复。”

    “您老人家的伤势,与大周的太祖皇帝,有何关联?”宝寿道长不由得问道。

    “老夫已经捋清楚了大周王朝的谋划……”初代祖师叹了一声。

    “究竟是什么谋划?”宝寿道长闻言,顿时神色肃然。

    “先前让你去查大周开国太祖的死因以及死后状况,再查皇陵之中的变故,是否已经查到了?”初代祖师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出声说道。

    “九霄仙宗、殷老四、诸葛司徒、还有大周皇女,都查到了一些头绪,但都未能确认虚实真假。”宝寿道长沉吟着道。

    “不用再探查这些过往的旧事了,让这些人手,全部专心去查大周太祖皇帝行踪!”初代祖师咬牙说道。

    “祖师能够确认此前的一些猜测了?”宝寿道长闻言,顿时明朗。

    “不错!”初代祖师说道:“其实老夫复生之后,只有千年前的一半修为,但复生之事一向变故极多,而且老夫从皇陵之中出来,满打满算也才十天半月,也没有过多去琢磨!现在看来……大周开国太祖确实没有陨落,因为他此时此刻,正在掠夺老夫的造化!”

    “什么?”宝寿道长不由得心中微惊。

    “当年大周的太祖皇帝,应该只是诈死,他为了散功,能在临死之前,葬入老夫的的另外一端,夺取了老夫一半造化,从而复生!”初代祖师继续说道:“老夫的复生阵法,用的是逆转阴阳,乾坤颠倒!但是他自毁根基,以阴神修为,葬入了阴阵,与老夫的阳阵对应,生生夺取了老夫此世一半的修为与寿元!”

    “这……”宝寿道长目光凝重,却没有开口。

    “如今他与老夫,几乎算是同出一源,冥冥之中,自有联系。”初代祖师缓缓说道:“原本各自一半修为造化,冥冥之中算是维持平衡!但是如今老夫伤重濒死,那么阴阳失衡,眼下老夫弱了,他便有变强的余地!”

    “也就是说,如果祖师虚弱到了极致,他就能够强大到了极致,甚至堪比您老人家当年全盛之时?”宝寿道长出声问道。

    “正是!”初代祖师说道:“老夫与他,原本是各自独立的一个圆球,如今串联了起来,好比是个平放的葫芦!但他已经散功,而葫芦之中只有老夫的法力,如同水流,均分一半,但现在老夫虚弱了……葫芦倾斜,水流就朝着他的圆球之中倒去,老夫的法力被他逐渐夺走,而且随着伤势恶化,彻底失去平衡,老夫的法力都将落入大周太祖的身上!

    “如此说来,可以确认大周太祖皇帝已经复生!”宝寿道长说道:“这所谓的谋划,背后已经是大周太祖?”

    “应该是这样。”初代祖师继续说道:“逆转阴阳的阵法,源头在于镇世鼎,他应该是借机得到了镇世鼎的奥秘,与底下那一位有了联系!务必寻到他的踪迹,否则……他在幕后,会造成很大的麻烦!”

    “已经造成很大麻烦了。”

    宝寿道长忽然神色变化,低声道:“弟子留下的剑界,被彻底摧毁了!”

    当时他也是伪仙境第二重天,以白虹仙剑,凝成剑界,横贯边境数万里。

    若说有强者越界,这倒不足为奇!

    但是在一瞬之间,摧毁数万里剑界,本领不会逊色于当时的宝寿道君,甚至犹有过之!

    自他留下剑界至今,不过十天半月的光景而已!

    大周王朝的谋划,不免也太快了!

    “因为老夫重伤,大周的太祖皇帝,更加强大了,所以大周的谋划,提早完成了。”

    初代祖师的神色,极为凝重,出声说道:“必须尽快找到这位太祖皇帝!”

    随着这一番交谈,这一艘战船已经进入了中元境,径直回到了青冥州。

    然而尚未回返丰源山,便有各方消息接连传来。

    阎罗殿殷老四、九霄仙宗掌教、诸葛司徒等人,皆传讯而来,无一例外,均是涉及到了大周王朝的变故!

    “大周皇帝失踪十日,于今日现身,震慑各方诸侯,压制两大圣地,击溃六大世家,并亲身前往边境,斩杀了各方势力在军部的高层强者,其中不乏阳神境巅峰层次!”

    “大周皇帝亲至,止住了六百万大军内部兵变导致持续多日的血战!”

    “大周皇帝亲手摧毁了剑界!”

    种种消息,无不预示着,大周皇帝已经谋划功成,超出了阳神境之上的层次,并且正在镇压大周内部各方势力。

    而得到这些消息,宝寿道长缓缓看向初代祖师。

    “祖师,现身出来的,不是大周太祖,而是大周的当代皇帝。”宝寿道长出声说道:“您老人家觉得,这现身出来的皇帝,究竟是不是大周太祖?”

    “如果这就是大周太祖,那么便不用过多头疼。”初代祖师语气凝重,低声道:“但是以老夫对他的了解,他定然还隐于幕后!照此推算,如今的大周皇帝应该没有被他占据肉身,想必还是原来的大周皇帝……但是,他究竟是跟深渊之下的存在,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除了他自身变得强大之外,还可以造就出这等强者来?”

    “那么弟子若是斩了大周的皇帝,他会不会能够造就出第二尊强者?”宝寿道长不由得问道。

    “老夫对此,确实不清楚。”初代祖师没有提及天气,显然他是真的不知,但他思索了下,说道:“不然你找个机会,把大周皇帝斩了,再看他会不会再造就出一尊伪仙境的皇帝来?”

    “回头再看!”

    宝寿道长这般说了一声。

    而战船已经回到了丰源山上。

    郑老、王山等人,皆在动工,修造道观,但是因为宝寿道长已经从初代神皇的虚空殿宇之中,替换出来了不少博宝物,是凡夫俗子难以挪动的,所以还调动了星罗分观以及少阳分观的诸位长老,听从郑老这凡夫俗子的吩咐!

    在回到了丰源山之后,徐影以及陈图等外门弟子近前来,扶着祖师和国师,进入了道观之中。

    宝寿道长则是整理了一下此行的收获,然后发现这一次亏大发了!

    耗在国师身上的丹药等物不算,最重要的是……上古战船毁在了幽冥大狱之中!

    但好在斩杀了大修罗王以及二十万修罗异族,贡献的修为法力如同浩荡江河,让他得益不浅,还得到了血海战刀等物。

    火神遗骸结晶,因为初代祖师重伤,暂时难以动用,只能等在今后再用。

    章之玄的战刀,也被收入了宝库之中,用以日后炼制。

    至于天魔谷的无极魔宗传承,宝寿道长扫了一眼,觉得也颇是高深,默默记下,以后可以在功德金纹之上,融合各方功法及道术,提高品阶!

    但其中有些功法,是需要杀人夺魄,吞食血肉,以阴鬼煞气来修炼,更有一些邪术与邪宝,是以血肉骨骼、魂魄阴灵来炼制,实在有伤天和,宝寿道长干脆抹除了。

    随后宝寿道长正准备用大修罗王以及二十万修罗异族的生机烙印,来换取神庭殿宇之中的两扇大门!

    但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发觉外界来了一道光芒,气势昂然,俯视八方,眼看就要直接凌驾于丰源山顶上!

    吼得一声!

    山前石狮,骤然发怒,顿时活了过来,仰天咆哮,掀起了无形的波荡!

    来人不由闷哼一声,往后退了百丈。

    只见此人年约四十,衣着华贵,眼神之中,有俯视八方的倨傲之态,他被拦阻下来,心中不满,但想起交代,终究深吸口气,然后往前大喝一声!

    “宝寿道人接旨!”

    声音洪亮,传遍整个丰源山所在。

    接着便见山前走出一个年轻道士来,神色平淡,背负双手。

    “大夏王朝新皇初立,如何敢向贫道下旨?”

    “本官奉的是大周神皇圣谕!”那人神色肃然,喝道。

    “这里是大夏国土,观你衣着,也是大夏人士,何以是大周的圣旨?”宝寿道长这般说来,眼神之中,不掩饰嘲讽之色。

    “本官早已是大周王朝官员,不过身在大夏而已!”

    这人出声说来,便有双手一扬,光芒璀璨,喝道:“奉陛下圣谕,命宝寿道君于一月之后,登临大周王朝京城,参与神皇盛典,领受陛下封赏!”

    他说完之后,看向宝寿道长,说道:“请道君接旨!”

    宝寿道长背负双手,神色如常。

    而就在宝寿道君伸手,倏忽跃起一个小熊崽子,拎着一支锤子,就轰了过来!

    “接你大爷!”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